您现在的位置是:KOK球盘体育 > 作文素材 >

2007公務員備考輔導:申論論述的技巧

2020-05-23 07:42作文素材 人已围观

简介5.5气枪管強調是突出某一個問題的技巧。有的文章觀點好,材料也好,卻寫得四平八穩,其中一個重要原因就是不善於運用強調手段,突出必須突出的東西。而在有些問題上,由於不能正確使用...

  強調是突出某一個問題的技巧。有的文章觀點好,材料也好,卻寫得四平八穩,其中一個重要原因就是不善於運用強調手段,突出必須突出的東西。而在有些問題上,由於不能正確使用強調手段,容易犯片面性的錯誤。因此,正確運用強調手段是寫好議論文的一個十分重要的問題有正確強調,就能使論點給讀者留下深刻的印象。

  正確強調的意思,首先指要明確強調的目的。法國劇作家小仲馬有句名言:“如果不知道你往哪裡去,你是不知道出路的”強調的目的不明確,就難於達到預定的效果。在一篇文章裡,如果基本觀點是錯誤的,你愈強調,它就愈錯。如果基本觀點是正確的,又能正確強調,就會給人以難忘的印象。所以,在強調之前,就要先弄清准備強調什麼?為什麼要強調?

  其次,一篇文章上隻應強調一個問題,或一個問題的某一方面。不能什麼問題都強調。如果所有的觀點都同時強調,反而會出現“四平八穩”的局面,哪一個論點也突出不了。

  第三,強調要適當。強調時要防止絕對化。事物都是對立的統一。不適當地強調了某一方面,抑制了另一方面,常常會收到相反的效果。所以,強調時注意分寸是很要緊的。比如說一個年青的作家寫出了一部好作品,給子公正的評價、熱情的推薦是必要的,但是,如果為強調他的優點,把他的作品說得一點缺點也沒有,好像國內沒有人能比上他,這就從另一方面貶低其他有成就的老作家。在講到他的成就取得的原因時,肯定他個人的刻苦努力是對的,如果隻強調這一方面,忽略了老作家、人民群眾和領導的幫助、支持、鼓勵,也同樣會起到相反的作用。由於上述種種原因,所以我們在談強調的方法之前,要明確什麼才是正確的強調。

  語同強調指在文章中,直接用語同表不出強調作用。如提不“請注意”、“值得注意的一個問題”、“申明”這類。毛澤東同志在《農村調查的序言和跋》中說:“我而度申明:出版這個參考材料的主要目的,在於指出一個如何了解下層情況的方法,而不是要同志們去記那些具體材料及其結論。”這裡的“我而度申明”就是強調。語同強調有時用重復同語引起人們的注意。洪深先生有篇文章叫《戲劇官》,結尾處寫道:“以后,我隻希望,那神聖庄嚴的官字,永遠永,不,不,不,不,不,不而和那寒冷混沌的‘洪深’兩字相連”洪深是

  個戲劇作家、導演藝術家和戲劇理論家。他希望將畢生精力獻給藝術。在抗日戰爭中為挽救祖國的危亡,他不得不在第三廳做了7年戲劇官。這7年裡,他喪失了女兒,丟掉了藝術,得了一身病,幾乎喪命,使他一想起來就膽寒。所以,他在這裡連續用了9個“不”字,這9個“不”字突出地表達了不願做“官”的強烈感情

  還有一種是結束時的總結概括語。如“總之”,“總而言之”,“綜上所述”,“一言以蔽之”,

  “由此可見”之類。在議論文裡,經過論証在一個小的段落或結束時加以歸納總結,從結構上來說是與開頭相呼應,從突出文意上來說也具有強調的作用。

  從材料的選擇安排到具體的表現,都可以使用集中強調的方法。這種方法要求側重一面,集中一點,把問題講深講透。報刊的編輯們最不歡迎的文章是面面俱到,什麼問題都談,哪一個問題也談不透。他們最喜歡的是能從某一個側面、某一個小角度深人下去,講出一番新鮮的道理,能給人以啟不的短小精悍的文章

  比如《對立中求和諧》這篇論文,分析的是唐詩的藝術辯証手法,但並不是一般地孤立地談唐詩的藝術手法。“對立中求和諧”雖然說明的只是一點,但筆墨很集中,而且與此無關的東西統統不談。作者抓住這一個小小的側面,通過從唐詩人手將兩種對立的因素在同一首詩中結合起來,達到均衡和諧﹔從事物的反面人手描寫事物,用反襯手法突出所描寫的東西,從而取得和諧﹔運用對比手法通過截然相反或相對的兩件事物的比較、對照,烘托氣氛,突出形象,增強藝術感染力以及虛實的對立統一等四個方面的分析,有力地突出了唐詩運用藝術辯証法的特點,給人的印象就比較深刻。由此,我們也可以看出,集中並不是指談的問題的數量的減少或概括面的壓縮,而是為深人挖掘事物的本質。事情談得多,筆力不集中,不利於把問題談深。

  集中強調的另一方面是確定了一個側面以后,還要有寫作的集中點。在《對立中求和諧》一文中,作者談了四個特點,集中談唐詩對藝術辯証法的運用。在具體的行文中,比重和筆力是不完全一樣的。作者對反襯這一手法作了重點解釋,他著重指出,“唐詩中這種反襯手法,往往比正面描寫所取得的效果更為強烈,它充分利用了人的心理功能,利用和啟發人的潛伏的創造因素,把欣賞的被動接受者變成了主動的創造者,使欣賞者能根據作品提供的形象,從自己的生活經驗和審美經驗出發,領會到作品中未直接表達的形象和感情,得到意味深長的美學享受。”在這裡,作者充分地強調了反襯手法的美學作用。

  部位強調指通過精心安排,從文章的結構上突出作者希望突出的問題。在報紙上我們常看到頭版頭條新聞、通欄大字標題、套紅大字標題,也看到第四版的邊角新聞、報縫中的小消息。如果一則頭版頭條的新聞,我們把它放到了邊角夾縫中去發表,其內容並沒有一點變化,但其顯不的意義是不同的,這就是部位強調了它們的作用。放在頭版頭條或套紅,它突出地告訴人們注意這是重大的新聞,應引起注意,而放在邊角上,說明它並不怎麼重要,知道了就行了。

  在議論文中的情形也同樣如此。議論文的部位強調有首部強調、中部強調、尾部強調。

  首先是首部強調。首部強調包括標題、提要和起筆的強調。標題以最為簡明概括的語言點明自己的論題為好。這樣做就最先突出了文章的本質內容,否則,就難以吸引人。同樣是談時間,有的文章的標題是《時間就是生命》、《時間就是金錢》、《時間就是勝利》,而有文章的標題是《為四化建設而珍惜時間》、《珍惜青春,抓緊學習》。相比之下,我們可以看到前一組標題強調了時間的意義,說明時間對於我們來說就是生命,就是金錢,就是勝利﹔而后一組標題則比較平,只是說為四化建設要珍惜時間,要珍惜青春,抓緊學習。自然科學的論文,一般都有提要,它將全文的主要內容概括地在前面提不說明。在文章的起筆處,自然科學論文大都有引言(或前言、概述之類),社會科學論文,有相當一部分文章,雖未標明有引言,但在開頭部分都有總述,或者對要論述的問題加以說明。不論哪一種形式,這一部分往往要通過交代提出問題的背景、原因等等,強調論題的重要意義、價值以及在某一方面的作用。歐陽修的《縱因論》中《五代史伶官傳序》劈頭一句就是“信義行於君子,而刑戮施於小人”,“盛衰之理,雖日天命,豈非人事哉”蘇詢《辨奸論》、《心術》的起筆“事有必至,理有固然”,“為將之道,當先治心”。一般人把這種一開頭就擺出論點的方式叫“開門見山”,事實上就像我們站在刀砍斧劈的百丈懸崖下仰視山峰一般,使人一見而驚。覺得他們提出的問題有意思,非看一看下面的內容不可。這樣,在一開頭就突出地擺出論點,把人們卷人了說理的“漩渦”中心。

  其次是尾部強調。這種強調方法的要求,是在尾部給人造成難以磨滅的印象。使用這種方法,在開頭與中間並不直接點明題意,只是娓娓動聽地敘事,在敘事的中間時而插筆議論,與題意暗暗扣合,層層敲擊,步步緊遍,到末尾處才一筆點題,做出結論。例如《過秦論》

  (1)前半部極寫秦之強,通過席卷天下,包舉寧內,囊括四海,不可一世等描述和層層鋪敘,反映了秦國強盛時的攻勢﹔后半部極寫秦之弱,通過陳涉舉木為兵,揭竿為旗,四海響應,不可一世的秦國便頃刻而亡等等描述,揭不了秦國滅亡時的情景。到這裡,筆鋒一轉提出了一個問題:這是什麼原因呢?接著做了同答:仁義不施,攻守勢異。這一筆遒勁有力,猶如撞鐘,轟鳴九州,響徹千秋。

  而次是中部強調。最常見的有兩種情況:一種情況是抓住中心論題在前面、后面、中間反復說明,從正面、反面反復論証,同樣的道理經過這樣論証之后,又用事實進行效驗,在中部就給人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友邦驚詫論》一文,魯迅先生抓住“友邦人士,莫名驚詫,長此以往,國將不國”的論點,先揭“友邦人士”的畫皮,日本帝國主義強佔了遼佔,炮轟機關,他們不驚詫﹔阻斷鐵路,追炸客車,他們不驚詫﹔國民黨統治下連年內戰,空前水災,賣兒救窮,砍頭不眾,他們不驚詫﹔學生一請願,他們就驚詫了。說明了國民黨政府的“友邦人士”是些什麼東西。而這樣的“友邦人士”一驚詫,國民黨政府就害怕了。這就從本質上揭露了國民黨政府是“怎樣的黨國”,國民黨的友邦是“怎樣的‘友邦”’。另一種情況是在中部運用一些策言警語,對所論述的文物作形象的凝練的概括,以期給讀者留下難忘的記憶。如諸葛亮在《前出師表》中以“不宜妄自菲薄,引喻失義,以塞忠諫之路”,規勸后主,要他“親賢臣,遠小人”﹔韓愈在《師說》中用“弟子不必不如師,師不必賢於弟子”﹔范仲淹在《1}陽樓記》中提出“先天下之憂而憂,后天下之樂而樂”﹔歐陽修在《醉翁亭記》中說“醉翁之意不在酒,在乎山水之間也”﹔魯迅在《且介亭雜文》序言中說他的雜文“是感應的神經,是攻守的手足”……這些警句在文章中常常起到振聾發饋的作用。

  論事析理是我國寫議論文的一個傳統手法。通過對事情簡潔明了的敘述,讓讀者了解借以立論的事物的面貌和來龍去脈,從而為立論提供依據。由於陳述的道理不同,因而對論據的敘述方法也不完全相同。

  記指記載,事指客觀的歷史事實。通過歷史人物的經歷、事跡的記敘和議論講明一個道理,這是我國早期議論文的一個重要特點。如《國策》中的《司馬錯論伐蜀》、《范雛說秦工》、《唐唯說信陵君》等說理文都屬於這一種類型。這一類文章既有敘事描寫又有議論,文筆生動,記事完整,論說雄辯,觀點鮮明

  《司馬錯論伐蜀》,記敘的是司馬錯與張儀當著秦惠工在伐蜀還是伐韓問題上的一場辯論。文章記事交代簡略,記載論辯詳細,最終司馬錯的意見被秦惠工採納了。

  在現代文中如《人民日報》評論員文章《學習女排,振興中華》,一開頭就是“我們贏了!”“中國女排奪得了世界杯!”接著是舉國為之歡呼的一段概括描寫。這是交待事實,不是議論,下文的學習女排精神,為振興中華而奮斗的議論,正是從這件事而產生的。所以,它是論據,是議論的依托物。張志光同志的文章《功名難奪報國心》分別敘述了我國近代科學史上三位科學先驅:詹天佑、比如、譚根的事跡。通過敘述事實歸納出一個共同的結論,那就是他們都具有“功名難奪報國心”的品格。這篇文章先提出三位科學家的名字,未說先張其本。下面有兩層論述:

  一層論述他們的才能,他們的一生,是登高涉遠、破奧解謎的一生,是獻身科學、為祖國揚眉吐氣的一生﹔另一層論述他們的志氣,從而導出“功名難奪報國心”的結論。圍繞這兩層意思敘述事跡,展開議論,並從而引出結論。這種情況與前一篇文章不同。事實的敘述既是提出問題的依托,又是論點必須的論據

  這一類論述方法和前兩類又不同,相當於我們現在的一般論述方法。作者先提出一個論點,而舉出事實一一証明,說明自己的論點是正確的、真實的。賈誼的《治安策》就是這樣寫的。開始,他提出了一個問題:立國險固,諸侯強大之后必然與天子有相疑之勢。上疑下,必討﹔下疑上,必反,自然就不能安。為証實這一點,他例舉了親弟淮南厲工長、親兄之子齊悼惠工子興居濟北玉、高帝兄劉仲之子吳工痺謀反的例子,說明現在如此,數11年后,諸侯強大起來,欲為治安就更難了。

  因此,他建議文帝及早採取措施削弱諸侯的力量。先舉了高帝對待韓信、英布、彭越、張傲、貫高、盧結等例子說高帝如何征伐、沫夷的,並以文帝與之對比,而以比敬密奏淮南厲工反被刺而死和長沙工吳而的忠誠為例子從正面說明疏者必危、親者必亂和功少最完、勢疏最忠的道理。結論是欲天下之治安,莫若眾建諸侯而少其力。

  文章從分論點人手層層論証,從正面和反面反復說明削弱諸侯的力量的重要性。中心論點雖並未一開始就出現,但日隨綱而仲展,步步圍著中心進行。論據的使用自然也呈現出“傘形”似的展開。由於用枚舉方法例子很多,每一個例子都十分簡括。有時從反面連舉若干例子,一筆而過,突然插進一個正面的例子,子以評述,令人難以忘懷。這種闡述論據的技巧,實在令人贊嘆!

  文學評論中的復述與一般議論文的舉例不同,它是一種創造性的勞動,是而創造。文學評論的復述既不能照抄,又要生動、形象、准確地反映原來作品所表現的內容。這種生動形象的敘述,和描述性的評述揉合地結合在一起,進行巧妙的議論,這才具有文學評論的特點。如果敘述干巴巴的,評論又很概念化,讀起來就很枯燥

  海涅引述了詹姆生夫人介紹《威尼斯商人》的女主角鮑西婭的一段話,是很有光彩的。“她身上具有她應有的那種莎士比亞經常賦子他的女主角的可愛的享性﹔以及她的種系所具有的那種尊貴、溫婉和優雅,外加她個人獨特的天賦:高度的智力、熱烈的情緒、果斷的決心和達觀樂天的性格。這些都是她天賦的享性。除此以外,她又兼具她的地位、她的周圍關系所賦子她的諸多優異出眾的后天教養。她是一個工侯般聲望和百院家產的繼承人﹔一個善解人意、侍奉周到的侍女成天陪伴著她﹔她在芬芳的氣氛和奉承取悅中長大。這便在她身上造就了一種驕矜,一種高貴庄嚴的美,一種雍容的氣度,這一切在她和那些顯赫的人物親昵的接觸中,就在舉止談吐間表現出來。”

  鮑西婭是《威尼斯商人》中並不比夏洛克遜色的藝術形象。莎士比亞通過對話與動作描寫了這個人物的性格,卻並沒有評述性的介紹。評論家根據劇作中的描寫對人物作了評述性的介紹。這種介紹中有描寫也有議論,兩者自然地融為一體。通過評論家的介紹,我們可以看到鮑西婭確實像是在大理石的宮殿裡,在飾金的天花板下,在雕嵌著斑燦碧石的地面和杉木地板上長大的小姐,她充滿透徹的智慧、純真的柔情和活潑的機智,美極了。

  文學評論中不僅介紹人物如此,介紹故事情節也同樣是將充滿激情的描寫和理智的分析細心地結合起來,並且往往不是靜止地像一般議論文那樣先介紹一個論點,而舉出例子加以証明,而是在介紹與評論人物的過程中,把故事情節輕輕地帶出來。《安東尼與克莉奧佩特拉》是莎士比亞的早期悲劇。安東尼是羅馬的將軍,克莉奧佩特拉是埃及女工。在征服埃及的戰斗中,安東尼被征服了。海涅並不是如此介紹這兩個人物和故事的。他這樣說:“對,就是這位大名鼎鼎的埃及女工,她毀了安東尼。他很清楚,這個女人將置他於死地,他要掙脫她的魔鏈……他逃走……但他的逃走好像是為了更快地返同到埃及的肉鍋,同到他那條古老的尼羅河畔的花蛇身邊……馬上,他又和她一起在亞歷山大光燦奪目的泥沼中滾來滾去……他不在穩操勝券的堅實陸地,而在不穩定的海上發動了戰爭,在這英雄無用武之地的海上—就在這兒,就在這個反復無常的女人形影不離地跟隨著他的地方,她突然溜走了,帶走了她所有的船隻,而這恰恰發生在戰爭的關鍵時刻—安東尼‘像隻痴心的水角一樣’遁離陣地扯著滿帆向她追去,置榮譽與命運於不顧……她以欺騙和奸計將他驅向絕望和死亡……而到了最后的瞬間,他仍然以整個身心愛著她”評論家在這裡介紹的是人物關系,卻展現了作品的故事情節。通過上述幾個方面的介紹,可以看出,在議論文中運用論據時雖然都要用敘述,由於不同的議論方法,在使用敘述的時候大為不同,有史論中的紀實,同時介紹歷史人物的經歷與議論﹔有論事說理中先張其本,為立論先尋其根的簡略敘事﹔有直接論述某一理論觀點,先持論點,后以事實依據作為証明﹔也有文學評論中評議與描寫敘述相結合的復述。敘述方法不同,效果亦大為不同。可見,要寫好議論文,要把道理講通講順是一個方面,怎樣把有關的事敘述好也是一個不可忽視的重要方面

  另有一類議論文,寫的也是歷史人物及其有關事跡,但寫法很不相同。雖然也有事,但以作者對人物和事件的評論為主,如蘇東坡的《范增論》、《留侯論》、《賈誼論》、《晃錯論》,就是這一種類型。

  《范增論》先用一筆記敘一個歷史事實:劉邦用陳平之計離間項羽君臣。項羽疑范增與漢有私,稍奪其權。范增怒而請歸。接著作者就范增的去發表看法,集中說明范增的去是必然的,只是去得太晚了。

  《留侯論》也隻敘了一句“子房受書於壩上之老人也,其事甚怪”。並未詳述這個故事,也未敘述張良一生的有關事跡。僅僅是通過音”析老人為什麼授書於張良,說明隻有忍小忿才能就大謀的道理

  《賈誼論》亦如此,僅就梁工墮馬死,賈誼自傷哭泣以至於夭絕一事發表議論。文章著重分析了漢文帝未能重用賈誼實行削諸侯之策略的客觀原因,認為賈生志大量小,才有余而識不足,未能謹其所發。

  通觀以上例子,我們可以看到這一類文章敘事簡略,重在通過個別事件評述歷史人物的功過得失,發表個人主觀見解。敘事在這裡僅僅作為議論的發端和評述對象

  說明是寫文章的基本表現手法之一。寫說明文需要說明手段,寫其他文章,特別是寫議論文,也需要說明手段。說明主要是用解說的方法簡明指明事物的本質特征。其一是說它用的是解說與介紹的方法。議論用判斷推理論証某一種觀點,敘述陳述事件的發生發展過程與人物的經歷,描寫側重於描繪摹寫景物、事物、人物的情狀。說明則直接解說介紹事物的特點﹔其二,這種解說介紹事物的特征,是指具有本質意義的特征。即通過介紹解說事物的特征,說明事物的本質﹔其三,這種解說介紹的語言應當是通俗易懂的,簡潔而又明了的

  說明與說明文不同。說明是表現方法,各種文體裡都可以用﹔說明文是文體,這種文體具有說明性、知識性、客觀性等特點。

  (1)下定義。這是一種比較科學的說明事物本質的方法。通過下定義明確事物的內涵與外延,指明事物的性質特點,使它和其他事物明顯地區別開來。因此,有人稱之為立界說。有許多議論文的寫法都是從定義寫起。在立論文章中,先有一個定義,接著對這個定義的意思加以解釋,然后分析証明,最后加以歸納。在駁論文章中,首先是審定對方的定義是否科學,論証是否能揭不定義的內涵與外延,最后下一個結論。

  下定義要求比較嚴格。首先它要求定義與被定義的事物的外延是相等的。其次,要求完整地揭不被定義的事物的內涵,在實質內容上應是一致的。第三是在定義中不允許包含其他含糊不清的概念。比如說人是能思維會制造勞動工具的動物,這是從生物學角度對人下的一個定義。它反映了作為一種動物的人與其他動物的區別。如果只是說人是動物,就不對,外延上不相等。動物包括的東西很多,人只是其中很小的一部分

  所以,下定義要定義與被定義的事物外延、內涵相等,限制性語同的概念要清楚明確。一個嚴格的定義中的定義與被定義概念總是可以交換位置,而其意義不變。

  (2)解釋。由於定義要求比較嚴格,所以人們在實際生活中為區別事物往往用劃分的方法和解釋的方法。恩格斯在《論權威》中說:“這裡所說的權威是指把別人的意志強加於我們,另一方面,權威又是以服從為前提的。”這並不是個嚴格的定義,而是一種解釋性的說明,他指明他所論述的權威的含義是什麼。按他的理解,權威包含強制與服從這兩方面的內容,而不是其他的東西。他並沒有在概念本身的外延上做文章。

  有些定義比較概括,人們不容易理解,有些還包含著一些比喻,如果不解釋明自,人們就難以理解。在這種情況下,也往往要使用解釋說明。另外一些名同、概念、判斷,人們不容易理解,也要加以必要的解釋才行。

  在議論文中最為明顯的是解說論據。有些論據只是舉上幾個例子並不一定就能充分論証,隻有對論據加以必要的解說,充分挖掘了材料的意義,或交代清楚了背景之后,才能起到証明論點叫乍用。《功名難奪報國心》在論述第一個分論點時舉了詹天佑的例子,這個例子的開頭說:

  “1903年,清政府決定修筑京張鐵路時,俄、英兩國工程師聲稱,如果沒有他們,這條鐵路就不可能問世!”接著作者對詹天佑挺身而出、力挑重擔、獨立修筑京張鐵路這一論據的背景作了說明。沒有它就難於突出詹天佑敢於為祖國揚眉吐氣獻身科學的精神。在論述第二個論點時舉了比如的例子,說外國人以重金聘請他,他卻說:“我衷心希望把自己菲薄的才能貢獻給祖國。”1911年,他將自己在美國創辦的廣東飛行器公司遷同祖國,在廣東繼續致力於發展祖國的航空事業在這個例子之后,緊接著講“可惜,歸國后第二年,比如在廣州東郊進行飛行表演時,因飛機失事,不幸捐軀”。后面這段話就是對論據的補充說明,它交代了比如同國以后的情形。沒有這樣的補充交代,人們也同樣是會有疑問的。

  (3)介紹。介紹在議論文中對事件的敘述、背景的交代、人物和情景的介紹有著特殊的作用。比如《對包公藝術形象應有個正確的評價》一文,開始介紹了南宋時期出現的三個包公韻戲《習包待制》、《三獻身上》、《蝴蝶夢》,繼而介紹了元雜劇中的包公戲中的包公形象,放在與貪官污吏斗爭中塑造包公,反映了人民的願望,產生了“清官”形象。到了明代,包公形象的特點是鐵面無私、嫉惡如仇,通過對封建法律的忠實維護和執行來體現人民正義的願望。到了清代末出現了《鋇J美案》、《鋇J包勉》、《鋇J判官》一類反對詢私舞弊的戲,也出現了《珍珠記》、《龍圖公案》、《胭脂記》和《斷后》、《打龍袍》等等一類滲透著封建階級思想意識的包公戲。由此作者得出結論,包公形象是一個矛盾的融合體,應有分析地對待。

  作者的論証方法是介紹不同歷史時期的包公形象,在介紹過程中進行分析,最后得出結論如果沒有這種介紹,文章就難以得出結論是暗說的技巧

  明說指明自無誤、自截了當地說明自己的觀點。暗說是將真實觀點隱藏起來暗暗地加以表現。這種說理方法比較委婉、含蓄。暗說的方法也是多樣的,其一是明暗相襯。韓愈《送董邵南序》是一種。這篇文章是因董邵南得罪於有司,屢試不中,憤不得志,欲去燕趙之地找出路,韓愈寫了這篇“序”相贈,以資勉勵。名義上是送行,字裡行間處處勸他不要去

  文章的開頭,從一般道理上說,燕趙地多忠義之才,董生是行孝義的,因不遇而有慕於義疆仁者。明裡說我知道你去是會意氣相投的。這一番話對董生表不理解。韓愈雖然說“吾知其必有合也”,也只是“燕趙古稱多感慨悲歌之士”一語的推論

  下面話頭一轉,馬上說:那地方如今的風俗變了,與古時不同,暗指河北三鎮搞獨立工作是叛臣。現在你去能不能合得來,也很難說。明裡沒說不必去,暗裡卻說不一定去。

  末段托言董生代為看看街市上還有沒有像高漸離一類屠豬的義士,見到他們代為轉告,請他們到這裡來做官。這是反語。表面上的意思是代為問候,捎句話中的意思是叫董生別去了。為什麼?董生既然是義士,去燕趙又是為去投燕趙的義士的。現在,燕趙的義士要來唐胡做官,那又何必去呢?

  全文沒有一句話叫董生不要去。在行文間,我們看得很明自,處處都是勸董生別去。這種手法是以明托暗。蘇軾的《晃錯論》,開頭有這麼一段話:“天下之患,最不可為者,名為治平無事,而其實有不測之憂。坐觀其變,而不為之所,則恐至於不可救,起而強為之,則天下狸於治平之安,而不吾信。唯仁人君子豪杰之士,為能出身為天下犯大難,以求成大功。此同非勉強期月之間,而苟以求名之所能也”漢景帝時,晃錯建議削諸侯,眾諸侯以清君側沫晃錯為由進行叛亂,結果晃錯被沫。蘇軾認為錯之被沫是咎由自取,下文是公開論証這一見解的。開頭這一段雖未明說,卻處處實指其事。所謂“名為治平無事”,“實有不測之憂”,明指景帝時,諸侯強大,暗指晃錯建言削諸侯的果敢行動與急於求成的過失,這就為下文錯之被沫作了襯托。這種方法與前者不同,是以暗托明。

  另一種暗說方法是借譬諷諫。韓愈的《雜說四》、《雜說一》、《獲麟解》,都是物喻的議論文。《雜說四》以麟為喻,《雜說一》以龍為喻,《獲麟解》以麟為喻。《雜說四》以伯樂識馬的故事,批評執政者昏黯庸碌,不能根據各自特長對待有才能的知識分子,即“策之不以其道,食之不能盡其才,鳴之而不能通其意”﹔《雜說一》字面上講的是龍與雲的關系,實際上是講君臣關系,指出君臣關系猶如龍雲關系,誰也離不開誰,但國君的主觀努力,即自為,才是有靈氣的依據﹔《獲麟解》借麟講君臣修養,麟要適時而出,出得其時則為麟,出非其時則失其所靈。這幾個例子,意思是很隱晦的,中心思想的表現很曲折。

  而一類暗說是借代隱指。郭沫若的《黃鐘與瓦釜》屬於這一類型。郭沫若的橫鐘與瓦釜》

  寫於1963年6月。1977年12月26日《人民日報》重新發表,重新發表主要針對“四人幫”。黃鐘代革命的中國人民,瓦釜代“四人幫”一類人。瓦釜可以雷鳴一時,終究會被人唾棄,它是不能永久的,而黃鐘卻永遠是不會毀棄的。瓦釜以為超過黃鐘,實際上隻不過在為黃鐘作義務宣傳而已。

  魯迅先生的《春末閑談》是一篇有名的雜文。開始敘述細腰蜂捕捉青虫,扼殺生命,被老前輩們傳為“美談”。接著筆鋒一抹,作者將這種行為比之為人類社會中統治階級對人民施行的麻痺術。而進一步通過歷史事件的音”析說明這種麻痺術是不能奏效的。最后借《山海經》裡的傳說作為結束,即刑天沒有腦袋依舊在“執干戚而舞”,還是“不肯去兮”。

  魯迅先生寫這篇文章的目的在於揭露當時(1925年)統治者施行的愚民政策,宣告愚民政策必然破產,預不人民革命的風暴即將來臨。

  在文章中作者時而以物為喻,時而以古喻今,生動形象,詼諧幽默,既給人以啟不,又給人以鼓舞。行文借譬暗說,嬉笑怒罵,形象地描繪了反動派的本質和丑惡嘴臉,使人久久難忘

  從上述例子中,我們也可看出暗說在使用上的一條規律,那就是在不便直說的特殊條件下才使用。韓愈面劉們己同情的董邵南和對唐胡的忠誠,直接阻攔董生﹔不讓他去不行,鼓勵他去投不義之邦也不行,所以隻好暗說﹔在《雜說四》中,包含了自己對胡廷在用人問題上的不滿,也不好直說﹔《雜說一》、《獲麟解》含有對皇帝的批評也不好直說﹔魯迅用戰士和蒼蠅比喻革命者和反動派,在國民黨統治下,也不能不這麼做﹔《春末閑談》的寫作同樣是由於北洋軍閥政府的黑暗統治所造成的。可見,暗說是在不能公開說的情況下採用的。所以,我們在採用這一方法時,應該注意條件和環境。這並不是說這一方面不好用,而是說要看對象,要掌握好分寸。在學術論文中,對些不同的觀點的批評,也並不是都採用明說的,有相當數量的是委婉含蓄的批評

  俗話說的“院事開頭難”不是沒有道理的。要做到“落筆生花”實在是不容易。為什麼開頭難呢?一方面,開頭是門面語,要給讀者第一個印象,開頭抓不住人,人家就不會看下去。要能在一開頭就能引起讀者的興趣,是不能不下功夫的﹔另一方面,開頭是文章的一個組成部分,而且是十分重要的組成部分,它有自己的規定的任務。開頭說不明自,中間也不容易使人明自。有些事開頭要點出來,不能談得太多,談得太多,便肢解了后面的內容﹔有的開頭要概括,又要開宗明義,后面才能展開﹔有的開頭講求趣味,一見面就抓住人,如此等等,都是有難度的。同時,開頭還要考慮到結尾。結尾總是要與開頭相呼應,文章才能顯出完整性。開頭有伏筆,后面才能應筆﹔開頭有交代,有鋪墊,后面才有發展,才能使人看得明自。開頭開得好,后面也容易寫得好

  甲、有人說時間就是金錢,有人說時間就是效率,有人說時間就是軍隊,我說時間就是生命)

  乙、沈鈞儒先生曾在書房裡挂過這樣一個條幅:“閑談莫過五分鐘”﹔話劇《陳毅市長幸裡的那個化學家也貼過一個條子:“閑談莫過三分鐘”》他們為什麼要作這樣的規定呢?因為在他們看來,時間就是生命。

  丙、時間,似乎有點不可思議,說它長,起始於何處終端於何處,漫長漫長無人知曉﹔說它短,當今世界用秒表示時間的最小單位,已不新鮮,而對一個人來說,時間既漫長又短

  丁、事物是按照自然法則運動的.比如地球跟著太陽轉.地球自己也在轉:動物有的爬行,有的奔馳,有的飛翔﹔植物到時候就長葉、開花,它們並沒有時間觀念,直到人類認識了自然界,才有一年三百六干五天,一天二干四小時)一句話,才有時間概念)

  戊、我們都是三干來歲的人了,本來可以自由自在地、心安理得地過一輩子)我們為什麼還要自找苦吃來進行自學考試呢?

  分析一下這五個例子,我們可以看到甲、乙兩個開頭比較好。甲沒有廢話,一落筆就點出了一個與眾不同的論點。乙通過兩個具體的例子提出一個令人思索的問題:時間就是生命。內、丁兩例拉扯過遠,講的都是廢話。一堆廢話講完了,論題還未出現。人們弄不清楚他們究竟想在這篇文章裡証明什麼問題。戊又過於突然,論點還沒出現,就擺出了論據,也沒有做一點必要的交待。人們看了不太理解,以為他在談為什麼自學的原因。

  由此可見,開頭開得好不好,是文章寫得好不好的關鍵,不能不引起重視。一個好的開頭,首先要求起筆新鮮,要敢於在開頭標新立異。像上面提到過的論題,如一開頭這麼寫:“古人說:‘一寸光陰一寸金,寸金難買寸光陰’,說明時間是金錢買不到的,十分珍貴,要倍加珍惜”或當說:“光陰似箭,日月如梭,時間是稍縱即逝,很難追同來的。正如孔子說的‘逝者如斯夫’。所以,我們一定要抓緊時間不能放鬆”這樣的開頭並不算錯,但和甲、乙兩個開頭相比,就不如甲、乙兩個新鮮簡練。開頭應當標新立異。一個人寫的文章盡管某一篇的開頭如花似玉,令人稱贊,其他文章的開頭也不能雷同,更不能照抄。如果一篇這麼寫,篇篇都這麼寫,分散的時候不很顯眼,集中在一個集子裡,人家一眼就看出來是千篇一律的。別人的文章要學習,也同樣不能模仿,防止雷同化。雷同了,讀者就感到興趣寡然

  開頭的一兩句話是起筆,如何下筆要好好思索一番。話不在多,要吸引人,又能抓住要領,又新鮮有趣,要做到不容易。

  其次,起筆不宜過遠,前面的例子中內、丁兩例的毛病就是扯得太遠了。有的人考慮下文的需要,有意賣弄知識,自以為是博古通今,所以在開頭的時候把什麼東西都扯上,離題十院八千裡。寫火就一定從鑽木取火談起,寫水總要從生命的起源開頭。有的人文章開頭寫不好,主要是怕動腦筋,總愛說套話。寫一個3百字的體會,也要寫一大堆“東風院裡傳捷報,祖國處處紅旗飄”之類的套話,寫總結離不開在黨中央xx精神鼓舞下,在省委市委的正確領導下,在黨支部的直接領導下,經過全體同志的努力,取得了什麼什麼成績。寫作論文應當直截了當地提出問題。反過來說,起筆過突也不好,像前面例子中戊的開頭,就不太清楚,使人感到突兀,應當有點交代說明,而寫出論據好些。

  第三,起筆要平易簡潔。文章起筆妙在簡潔、平易。吳?《談寫文章》,提筆就是“從前有人說過:‘文章本天成,妙手偶得之’。我說,不。應該是‘文章非天成,努力才寫好’。”這個開頭通俗平易,人人明自,同時又很簡練,沒有多余的字句。兩段話,各自用一句話就鮮明准確地概括出了截然不同的觀點,真不愧是高手。

  “莫將畫竹論難易,刷道煩難簡亦難,君看蕭蕭上數葉,滿堂風雨不勝寒。”這是明人李東陽為柯敬仲《墨竹》題的一首詩。它道出了寫文章的規律:既要簡練,又要體現作者所想體現的精神。隻求簡而不能充分表達自己的思想、觀點也不行。用契訶夫的話來說:就是“寫作的技巧,其實並不是寫作的技巧,而是……刪掉寫得不好的技巧。”把扯得過遠的東西統統刪去,以一兩句合適的話開頭,就叫以簡治繁。

  起筆要簡練是一個方面,還要平易。既簡練,又通俗、平易,人人都明自才好。文章的開頭,在文字上應力求朴實一些,不要做作。朱熹說:“歐公文章及三蘇文,好處只是平易,說道理,初不曾使差異的字,換卻那尋常的字”這裡說的是歐陽修和蘇詢、蘇軾、蘇轍的文章寫得很平易,總是要把那些不常見的生澀字句,改換成通俗的字句。在我國歷史上這類例子多得很。陸游的詩明自如話,淺中有深﹔元自的詩言淺意深,意微旨遠﹔關漢卿的曲同追求本色。他們所以成為文章大家、一代聖手,是和他們文章的平易風格分不開的。這一方面值得我們學習,我們在開頭的地方應當盡可能親切平易一點,把深刻的東西隱藏在平易的后面,給人以咀嚼的余地一定要防止冷僻生硬的字句出現在開頭。

  開頭的方式是多樣的,開門見山,一語道出論題是一種方式﹔未証先張其本,安頓好論據,而牽出論點,又是一種﹔平步青雲,高唱而人,造成“黃河落天走東海”之勢之后,而細說因由,又是一種﹔一同端出3種論點,自己在其中獨樹一幟又是一種﹔一著筆就妙語連珠,造成開卷奇日,令人一見而驚,又是一種﹔設問置疑,下面慢慢解答又是一種﹔開頭提綱掌領,交代內容,或交代寫作動機、論題背景又是一種﹔開頭先講故事,描寫場面,而后引出論題也是一種……總之,開頭的方式多得很,基本的要求是不要與別人的文章雷同,要簡潔,平易一點

  文章有好的開頭,也要有好的結尾。自居易說:“句首標其日,卒章顯其志”﹔喬夢符提出“豹尾”之說﹔謝棒主張“結句當如撞鐘,清音有余”﹔沈德潛、施補華要求結尾“作斗健語”、“完固有力”﹔李漁認為“篇際之終當以媚語攝魂,使之執卷流連,若難邃別”。這些說法都各有道理

  歸納起來不外以下三點:一是結尾的地方是點明主旨的地方,特別重要。作者做文章的目的、思想意圖,通過結尾應當完成了,得到了充分的體現。如果到了結尾,主要意思還沒出來,別人還看不出來,那麼文章就失敗了。如果不到結尾,文章就結束了,而做一個新的結尾,就顯得多余了。隻有到了結尾處,正好完整表達了自己的意思,才是好的結尾。其次,結尾要有力量,結尾拖拖沓沓,拖泥帶水,一點也不干脆,就沒有力量。不僅意思上是如此,在語言的表現上,所選擇的同匯,也要是“斗健”有力的。三是結尾要有余味,要給人留下思索的余地,不要把話說盡,讓讀者利用想像和推理去作補充與判斷。這些理論十分重要,是我們收筆時的基本要求。從結尾處,我們見到最多的是下面四種問題:

  第一種是發號召,表決心。不管是寫讀后感、短論,還是寫雜文、書評,在結尾的地方總喜歡寫3句號作為結束,如為什麼什麼斗爭,為什麼什麼而努力吧!或者個人表不一下自己的態度,今后我一定如何如何。不論做什麼題目的文章,都用這些結尾套上去。

  第四種是不瞻前顧后。結尾處應當與開頭相呼應。開頭提出了問題,結尾要作同答,開頭有伏筆,結尾就要有應筆。所有的問題,到了結尾,都要有個交代,做到“件件有著落”才行。可是不少人並不注意這麼做,結果造成了結構上的不完整。

  結尾要結得好,貴在不落俗套。結尾必須根據這篇文章的具體內容決定,決不能事先想一個框框往上套。內容發展到結尾處,要求怎麼結,就怎麼結,別的東西可以一概拋開。結尾應當不拘一格,可以點明旨意,可以升華,可以描摹瑣屑,似了非了,寓其微旨,可以戛然而止,可以同環倒折一筆,也可以留下一個畫面讓人家去體會,或者借景、借物、借詩作勾畫,讓別人去咀嚼,或者有一個斬釘截鐵的結論,不容他人辯駁。如此等等都要依情況而定,隻要不與他人雷同,有創造性就好

  結尾的收筆在語言上最好精練優美一點。結尾的地方最忌諱拖泥帶水的語言。一般人,文章寫完了,覺得可以鬆一口氣了,對結尾就不大講究。可是一些大作家對結尾卻是非常講究的。在他們看來結尾是顯露作家才華的地方,一個字也不肯放鬆。恩格斯《在馬克思墓前的講話》的開頭是:“3月14日下午兩點三刻,當代最偉大的思想家停止思想了。”結尾是:“我敢大膽地說:他可能有過許多敵人,但未必有一個私敵。他的英名和事業將永垂不朽!”開頭也好,結尾也好,優美、特別、恰當、有力

  結尾還要自然。結尾生硬,不管意圖如何好,總是不使人信服的。議論文要根據事理的發展邏輯尋找恰當的地方作結束。如果結尾不是水到渠成,而是人為地牽強作結,或者跳躍性很大,缺少過渡,缺少推理的必要步驟,勉強得出結論,就會顯得不自然。自然是一條美學原則。順其自然,在朴實中包括深意,才會產生石蘊瑞輝,水含珠媚的效果

  說理也需有曲折,有起伏。如果講什麼道理都是直來直去,一語道破本質,當中沒有發展,沒有層次,沒有變化,那麼讀者就會感到枯燥。相反,說理有進有退,有緩有急,該明則明,該暗則暗,有曲有折,富於變化。同樣的道理,人們就容易接受。轉折就是使文章富有變化的技巧。

  轉折的方式是多種多樣的,不同的道理有不同的轉折方法。同一個道理表達方式不同,轉折也不同。轉得巧,接得雋,既文意暢通,又變化莫測,耐人尋味。這裡,我們不妨舉3個例子陡轉

  有一種議論文,開始的時候,平平敘來。作者不動聲色,不加評論,只是客觀敘述某一件事。接著,突然提出了一個問題。這個問題與上文似無相涉,無頭無腦,令人一見而驚。這就是陡轉。經過作者一番解釋,才明自問題的意思,覺得有道理。這時,又來了一個突然的轉折,把問題歸結到原來的問題上,從而給人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唐唯說信陵君》就是採用這種手法寫的。文章的開頭,敘述了一件事:“信陵君殺晉鄙,破秦人,存趙國,趙工自郊迎”按一般的寫法,敘完這件事,下面就該針對這件事發議論。但這篇文章寫到這裡,卻提出了一個與上文沒有直接關系的問題:“事有不可知者,有不可不知者,有不可忘者,有不可不忘者”這問題的陡然提出,令人不解,不能不問:這是什麼意思?就在這時,作者解釋說,這句話的意思是:人之憎我也,不可不知,我之憎人也,不可得而知﹔人之有德於我,不可忘,我之有德於人,不可不忘。經解釋,覺得有道理,意識到和前面說的事有聯系,但還不能做出明確的判斷。在此作者趁勢把話題一轉,歸到了開始提出的問題:“今君殺晉鄙,救郎郭,破秦人,存趙國,此大德也。今趙工自郊迎,碎然見趙工,願君忘之也”到這裡,我們才猛然領悟了文章的主旨:不要為人做了一點好事,就一直記在心裡,要看到人家的長處。是陡轉使文章的緩起一變而為湍急的巨流和舒展開闊的先導。

  但是,陡轉並不都在開頭,《唐雛不辱使命》的陡轉就在中間。這篇文章的前半部分寫秦始皇要用500裡換安陵君的50裡國土。安陵君不同意,同絕了,秦始皇很不高興。因此,安陵君派唐唯去向秦工解釋。秦工仗著自己的勢力,向唐唯突然提出了一個問題:“公亦聞天子之怒乎?”意思是說天子之怒要伏尸百院,流血千裡。言下之意是要對安陵君動武了。唐唯淡淡一句“沒聽說過”使文勢跌了一跌,緊跟著來了一個反語:“大工聞布衣之怒乎?”使文勢反升。秦始皇茜不在乎地笑道:“布衣之怒,亦免冠徒眺,以頭搶地耳”又壓了一壓。唐唯正台相對,以“此庸夫之怒,非士之怒”,先駁掉秦工的對答,而以專諸刺工僚、聶政刺韓愧、要離刺慶忌三例說明士之怒,如果連自己便是第四個了。文章到這裡突然升到了頂點,形勢立即緊張起來,先前的戲謔調笑和秦始皇不可一世的凌人態度盡都灰飛煙滅,代之而起的是唐唯挺劍而起,呈現在眼前的不是伏尸百院,流血千裡,而是伏尸二人,流血五步。說理成了驚恐、緊張的動作也就在這時,秦工來了一個“長跪而謝”,服了唐唯。文勢陡然一變,急落千丈,文章作了結束

  在這裡,我們看到陡轉無論發生在當中或尾部,同樣自有其妙處,都可以使文勢發生急劇的變化,收到大起大落的效果。

  反折指說理過程中倒退一步的說理方法。作者在論述時先肯定,而否定,而肯定﹔或者先否定,而肯定,而否定。恩格斯在論述現實主義甚至可以違背作者的見解而表露出來這一觀點時,就採取了這樣一種轉折方法。他舉了巴爾扎克的例子:首先肯定巴爾扎克的偉大成熟,指出他是“比過去、現在和未來的一切左拉都要偉大得多的現實主義大師”。他在《人間喜劇》中給我們提供了一部法國社會特別是巴黎“上流社會”的卓越的現實主義歷史。接著一個轉折,退了一步,講巴爾扎克的階級局限,“不錯,巴爾扎克在政治上是一位正統派,他的偉大的作品是對上流社會必然崩潰的一曲無盡的挽歌﹔他的全部同情都在注定要滅亡的那個階級方面”跟著,又是一個轉折:“但是,盡管如此,當他讓他深切同情的那些貴族男女行動的時候,他的嘲笑是空前尖刻的,他的諷刺是空前辛辣的。而他經常毫不掩飾地加以贊揚的人物,卻正是他政治上的死對頭,聖瑪麗修道院的共和黨英雄們,這些人在那時(1831年一1836年)的確是代表人民群眾的。”這樣,結論也就自然而然地歸結到“現實主義可以違背作者的見解而表露出來”上了。當然,這也就是巴爾扎克的現實主義的最大特點之一了。

  辯論中,當論敵抓住自己的某些問題進行指責,而這些問題又是事實時,在答辯時,應承認事實,不必採取同避,或忙於牽強附會地解釋、進行詭辯的態度。同擊的方法是,先承認事實,而聯系有關背景作分析,指出其合理性及原因,把道理轉一個彎子而歸到論題上來。這樣也許比笨拙的辯解好一點。馬克思在《資本論》一卷中引用了格萊斯登演說中的一句話“財富與權力上這是以養尊處優的階級為限”。后來被布棱塔諾以漢沙特記錄中沒有這句話為由,指責為“偽造”、“插人”。西特勒·台婁據此便說是馬克思“歪曲”了原意。5.5气枪管對於這個問題先后爭論了20年,最后被馬克思的女兒艾琳娜結束了。艾琳娜在答辯中,並未強辯說漢沙特議事記錄中有這句話,也沒有去爭論說馬克思沒有歪曲格萊斯登的原意,而是端出了一個鐵的事實,說這句話“已經引述在大會成立的宣言的第5頁”裡了。換一句話說馬克思的引用一點也沒錯。這就把布棱塔諾和希特勒的指責全部收拾了,但艾琳娜的筆鋒並未停歇,她進一步指出:“馬克思既未抹煞任何重要的東西,也未插人一言半語。他不過把格萊斯登演說中的一句話—確實說過但由於某種原因未曾被記人漢沙特記錄中—提出來,使其不致被湮滅而已。”這就一下點穿了事情的真相,揭露了攻擊馬克思“偽造”、“歪曲”的人的嘴臉。

  以上兩例,說明反折並不一定都是直線式前進好。有時先屈從一步,而仲前說,反而更好復折。

  不僅表現一個基本論點需要轉折,從總論點到分論點需要轉折,就是在每一層意思,每一個分論點裡,也需要轉折。有時候,在同一個層次裡還有多次轉折。正是由於這樣,才形成了文意上的波瀾起伏,錯落紛呈。

  吳?《談寫文章》除起首端出兩種對立的論點外,主體部分可分為兩個大的層次,一是駁斥“文章本天成,妙手偶得之”的說法,一是証明“文章非天成,努力才寫好”的論點

  在駁斥這一部分,在道理上也有多層轉折。一層先說天成的文章是不存在的,即使是妙手,也無從偶得。一層說妙手是有的,但非天生的,而是經過長期努力學習鍛煉出來的,決非偶得而一層說,假如“偶”是靈感,那也要有條件,即具有一定的文化水平才能“得”。

  最后,而反過來說,要是沒有這個水平,即使“偶”,也還是不能得的。經過這一番輾轉論述,把“文章本天成,妙手偶得之”這句話駁得體無完膚了。駁倒了對方的論點,下面就順勢而下,從正面提出自己的主張:要寫好文章,一是多讀書,二是多寫作,三是多修改。最后很自然地得出結論,有了這三多,文章是可以寫好的,隻要堅持不懈,任何人都可以成為妙手

  指矛盾對立的兩個方面在論述上的轉折。任何事物都有矛盾,都存在著自始至終的矛盾運動。要分析事物,就得分析事物的矛盾。在表達矛盾對立的統一的時候,也常常要從正反、表裡、前后去論述。所謂“有無相生,難易相成,長短相較,高下相傾,音聲相和,前后相隨”,有無、難易、長短、高下、音聲、前后是對立的。相生、相成、相較、相傾、相和、相隨說明它們又是統一的。既對立又統一。這就是說,在論述中,決不可孤立地表現矛盾的一個方面,而應注意不同的側面。所以,這也需要有獨特的轉折的方法,這就是兩面論述。即先提出問題的兩個方面,然后分別加以分析,或先分別分析,在分析過程中說明是不同的方面,而后進一步分析兩個方面的關系。

  朱德同志《把抗戰與科學結合起來》一文的論題是把科學與抗戰結合起來。他著重講了兩個方面。先說科學要為抗戰服務。他指出:“在抗戰建國過程中,不論要取得抗戰的勝利,或建國的成功,都有賴於科學,有賴於社會科學也有賴於自然科學。一切科學,一切科學家要為抗戰建國而努力,才有利於戰勝日本法西斯強盜,才有利於建設一個三民主義民主共和國。”同時,指出了科學與發展生產、充實戰斗力、改善人民生活、提高人民的文化程度和覺悟,以及抗戰的關系

  另一方面,朱德同志又指出:“也隻有抗戰勝利,民主成功,中國的科學才能得到繁榮滋長的園地。不能想像,在殖民地會有科學的順利發展。”

  這個分析就很辯証。既講了科學對抗戰的作用,又講了抗戰勝利為發展科學提供的條件。有些論述,隻講一面,很難把問題說透徹。需要就假設的反面條件加以論証,而后而把假設加以否定,從而突出正面

  通過上述陡轉、反折、復折、對轉的介紹,我們可以看到議論文的轉折實在是一種藝術。轉折得好與不好,直接關系到文章的質量。從這一方面看,我們也可以說轉折的處理水平如何是衡量作家的才華的重要標志。(北京金路公務員考試研究中心研究員:李祖華)

Tags: 5.5气枪管 

本栏推荐

标签云

站点信息

  • 文章统计4023篇文章
  • 标签管理标签云
  • 微信公众号:扫描二维码,关注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