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KOK球盘体育 > 作文素材 >

试探苏轼〈诸葛亮论〉、〈乐毅论〉 的「隐含作

2020-05-23 07:43作文素材 人已围观

简介曹云金春晚屏東師院學報第二十二期 頁271-290 (民國九十四年),台灣屏東 試探蘇軾〈諸葛亮論〉、〈樂毅論〉 的「隱含作者」 謝 敏 玲* (投稿日期:93 年 9 月 6 日,接受日期:93 年 12 月 6 日) 摘...

  屏東師院學報第二十二期 頁271-290 (民國九十四年),台灣屏東 試探蘇軾〈諸葛亮論〉、〈樂毅論〉 的「隱含作者」 謝 敏 玲* (投稿日期:93 年 9 月 6 日,接受日期:93 年 12 月 6 日) 摘 要 諸葛亮、樂毅可說是歷史上的悲劇英雄,是英雄,自有其過人之處,但可惜卻是失敗的英雄,因之他們失敗的原因是相當引人關注的議題,蘇軾〈諸葛亮論〉、〈樂毅論〉的文章焦點正是著眼於他們失敗原因的探討。而「隱含作者」是敘事學所提出的一個相當有趣的概念,「隱含作者」並不等於「作者」,他有可能和真實作者相當接近,亦甚有可能和文本的真實作者是完全相反的呈現。「隱含作者」...

  屏東師院學報第二十二期 頁271-290 (民國九十四年),台灣屏東 試探蘇軾〈諸葛亮論〉、〈樂毅論〉 的「隱含作者」 謝 敏 玲* (投稿日期:93 年 9 月 6 日,接受日期:93 年 12 月 6 日) 摘 要 諸葛亮、樂毅可說是歷史上的悲劇英雄,是英雄,自有其過人之處,但可惜卻是失敗的英雄,因之他們失敗的原因是相當引人關注的議題,蘇軾〈諸葛亮論〉、〈樂毅論〉的文章焦點正是著眼於他們失敗原因的探討。而「隱含作者」是敘事學所提出的一個相當有趣的概念,「隱含作者」並不等於「作者」,他有可能和真實作者相當接近,亦甚有可能和文本的真實作者是完全相反的呈現。「隱含作者」並不限於敘述作品中,只要是作者創作出的文本,我們都可以從其中找出隱含作者。本報告正是藉著蘇軾史論散文的二篇文章〈諸葛亮論〉、〈樂毅論〉來對「隱含作者」這一概念作一番省思,或者,希望可以由此概念,用不同於以往傳統的古文研究角度,找出這二篇文章的文學感染力所在。 *謝敏玲:國立政治大學中文所博士班研究生 272 屏東師院學報 第二十二期 The Research of The Implied Author about that Su Shis “ Zhu Ge-Liang s Discuss” and “ Yug Yis Discuss” Min-Ling Hsieh Abstract Zhu ge-liang and Yug yi are the tragic heroes of history. But it is very pity, they are heroes of fail. Why did they fail? The reason of they failed is very interest many people. Su Shi also had the interest about the reason of they failed. He wrote two writing about the research of the reason. The name of writing is : “Zhu ge-liangs discuss” and“ Yug yis discuss”. The Implied Author is funny concept of narratology. The Implied Author is not the real writer, but he is close to the real writer possible. Maybe The Implied Author is contrary to the real writer. The Implied Author is not limited to narratology or narrative text. We can look for The Implied Author in any texts. The report is expectant to find the attractive power of literature about Su Shis “Zhu ge-liangs discuss” and “Yug yis discuss”. So, I try to find The Implied Author in Su Shis “Zhu ge-liangs discuss” and “Yug yis discuss”. I think the relation of The Implied Author and the writing. I hope to find the new point of view that different from formerly the research of gewens. Key words: Su Shi, The Implied Author, Gewen, Zhu Ge-Liang, Yug Yi *Min-Ling Hsieh: National Chengchi Unireresity, Department of Chinese Literatnre, Doctoral Graduate Sendent 試探蘇軾〈諸葛亮論〉、〈樂毅論〉的「隱含作者」 273 壹、前言 蘇軾的散文在中國文學史佔有相當重要的地位。蘇軾的文章,或抒情,或說理;或奏議,或遊記,無不極達文章之妙,令人讚嘆。蘇軾對議論文尤為擅長,南宋陳善云: 唐文章三變,宋朝文章亦三變矣。荊 公以經術,東 坡以議論,程氏 以性理,(1)。 三者要各自立門戶,不相蹈襲由陳善此言,可見議論文應是蘇軾相當擅長的文體,蘇軾議論文在古文中確實佔有一席之地。南宋朱熹亦有言: 東坡天資高明,其議論文詞,自有人不到處(2)。 此語道出蘇軾議論文章的寫作,確是與眾不同,能見於常人所見不到的地方,見識高人一等。南宋葉適曾稱蘇軾為「古今議論之傑這話更是對蘇軾議論文給予相當高的評價。今人李道英認為:「議論文在蘇軾的散文中佔有突出的地位。大而論之,包括政論文和史論文兩種處可見,專題論史的文章亦所在多有。蘇軾史論散文共四十七篇〈諸葛亮論〉、〈樂毅論〉(3)。」(4)。」史論源自歷史事件,文學作品中引用史實或議論史實處(5),(6)正是其中兩篇相當引人注意的文章。 諸葛亮、樂毅可說是歷史上的悲劇英雄,是英雄,自有其過人之處,但可惜卻是失敗的英雄,因之他們失敗的原因是相當引人關注的議題,蘇軾〈諸葛亮論〉 、 〈樂毅論〉的文章焦點正是著眼於他們失敗原因的探討。 (1) 引自明陶宗儀編錄:《說郛》卷二十二(四庫全書,子部,雜家類,雜纂之屬) (2) 南宋朱熹:《朱子語類》卷一百三十(四庫全書,子部,儒家類) (3) 南宋葉適:《習學記言》(清錢塘吳氏繡谷亭鈔本,館藏地:國家圖書館善本書室) (4) 見李道英:《唐宋古文研究》(北京師範大學出版社,1997 年),頁 281 (5) 參見拙作:《蘇軾史論散文研究》(高雄師大碩論,民 89),頁 16 (6) 本報告之〈諸葛亮論〉、〈樂毅論〉及蘇軾其他散文篇章,皆以孔凡禮點校之《蘇軾文集》(北京:中華書局,1992)為底本。〈諸葛亮論〉、〈樂毅論〉在《蘇軾文集論》卷四 274 屏東師院學報 第二十二期 「隱含作者」是敘事學所提出的一個相當有趣的概念,「隱含作者」並不等於「作者」,他有可能和真實作者相當接近,亦甚有可能和文本的真實作者是完全相反的呈現。「隱含作者」並不限於敘述作品中,只要是作者創作出的文本,我們都可以從其中找出隱含作者本報告正是藉著蘇軾史論散文的二篇文章〈諸葛亮論〉、〈樂毅論〉來對「隱含作者」這一概念作一番省思。或者,希望可以由此概念,用不同於以往傳統的古文研究角度,找出這二篇文章的文學感染力所在。 (7)。貳、敘事學中的隱含作者 真實作者創作了文本,但文本所顯露的意識,觀念和真實作者是有所區隔的。自古以來,我們對文學作品的作者常有「文如其人」的要求,但實際上,文學作品可說是真實作者一個心目中理想的呈現,文本可說是真實作者昇華自身後所創造的作品,所以我們在文本中可以發現隱藏著一個昇華後的作者,而並非是一般所認定的作者自身,這就是「隱含作者」 , 「隱含作者」也有人稱是「作者第二自我」 。如果說現實中的作者是具體的,那隱含作者可說是虛擬的。隱含作者是讀者透過文本所揣測出來的「作者」 ,並不是真實的作者,而是文本中讀者所推知的一個作者形象,它並不直接和讀者交流,而是透過文本的整體構思,各種敘事策略,通過文本的整個意識形態和價值標準來顯示自己的存在。 「隱含作者」用於小說分析,多是指作者退身幕後,以各種形式帶領讀者觀看、閱聽、感受小說之情節內容,帶領讀者進入小說中的虛擬世界。查特曼曾從符號學的角度對此作過研究,根據他的見解: 隱含的作者和敘述者不同,他什麼也不能告訴我們。他,或者更確切的說,它,沒有聲音,沒有直接進行交流的工具。它是通過作品的整體設計,借 (7) 胡亞敏:《敘事學》(華中師範大學出版社,1994),頁 38 提及:「暗含作者(即隱含作者)可存在於一切文本之中,而不是敘事文的專利。」 試探蘇軾〈諸葛亮論〉、〈樂毅論〉的「隱含作者」 275 助所有的聲音,依靠它為了讓我們理解而選用的一切手段,無聲的指導著(8)。 我們以上是「隱含作者」這一概念的相關討論,而所可見的討論多只是從文本中找出隱含作者,或是用隱含作者這一概念去分別在一文本中真實作者和隱含作者之不同。而本論文主要是借取「隱含作者」這一概念,指的是實際作者在創作文本時,因寫作策略之考量,所建立的敘事姿態、高度,甚而使讀者在閱讀時自我建立一高明作者的形象。我們或許可再深入思考的是,隱含作者是否在文本中具有其他作用?讀者所藉助文本建立的一隱藏高明作者形象,是否對文本的文學感染力提升有所幫助?或許我們正可以從〈諸葛亮論〉、〈樂毅論〉這兩篇文章的整體設計,來審思文章中的隱含作者,並進一步審思隱含作者在文章美感上所發揮的作用。 參、〈諸葛亮論〉、〈樂毅論〉的書寫手法略析 蘇軾對諸葛亮和樂毅之失敗原因有他獨到的看法,蘇軾認為諸葛亮是「仁義詐力雜用以取天下」,因之諸葛亮最終還是失敗了;樂毅則是在攻齊之時,不該行仁義欲服齊之民,進退失據,所以也導致失敗。〈諸葛亮論〉、〈樂毅論〉文章一開始用的是相同的破題手法,〈諸葛亮論〉寫道:「取之以仁義,守之以仁義者,周也。取之以詐力,守之以詐力者,秦也。以秦之所以取取之,以周之所以守守之,漢也。仁義詐力雜用以取天下者,此孔明之所以失也。」〈樂毅論〉則寫道:「自知其可以王而王者,三王也。自知其不可以王而霸者,五霸也。」二篇文章都是利用一層一層的推論,說明其施行策略之正確或不正確所導致預期的結果。先聲奪人,為文章接下來的內容,奠定良好基石。 在〈諸葛亮論〉中,蘇軾接下來詳細分析諸葛亮政治行為:「曹操因衰乘危,得逞其姦,孔明恥之,欲信大義於天下。當此時,曹 (8) 轉引自徐:《小說敘事學》(中國社會科學出版社,1992),頁 100 276 屏東師院學報 第二十二期 公威震四海,東據許、兗,南牧荊、豫,孔明之恃以勝之者,獨以其區區之忠信,有以激天下之心耳。夫天下廉隅節槩慷慨死義之士,固非心服曹氏也,特以威劫而強臣之,聞孔明之風,宜其千里之外有響應者,如此則雖無措足之地,而天下固為之用矣。且夫殺一不辜而得天下,有所不為,而後天下忠臣義士樂為之死。」孔明在舉事之初,以大義號召天下,才稍稍獲得成功,但以仁義始,未以仁義終。孔明的人格和思想並非一貫施行仁義的,蘇軾分析了孔明的另一面,他指出:「劉表之喪,先主在荊州,孔明欲襲殺其孤,先主不忍也。其後劉璋以好逆之至蜀,不數月,扼其吭,拊其背,而奪之國。此其與曹操異者幾希矣。曹、劉之不敵,天下之所共知也。言兵不若曹操之多,言地不若曹操之廣,言戰不若曹操之能,而有以一勝之者,區區之忠信也。孔明遷劉璋,既以失天下義士之望,乃始治兵振旅,為仁義之師,東嚮長驅,而欲天下響應,蓋亦難矣。」蘇軾認為諸葛亮的得與失,繫於仁義與詐力之間;而諸葛亮自身品格相當複雜,為了取得天下,以仁義、詐力雜用,終於造成失敗的結局。蘇軾從人物品格的複雜評論歷史人物,翻出成見,頗有見地。雖是如此,但歷代文人亦有反駁蘇軾意見者,明代王世貞有言: 蘇子 瞻 以仁義 詐力 雜 用而 取 天下 ,為孔 明 之 所以 失 。 凡蘇 子 之 持論 甚至而 事甚美。雖然, 吾以為蘇子書生也,不識理勢,且又不讀書,不考其時事。夫荊州用武之地,孔明之初見昭烈已言之。昭烈之不忍 (取荊州 )故仁 也,而孔明之計 非不義也。當陽之敗,幸而夏口尚有歸,又幸而孫氏不與 曹氏合耳。不然,昭烈之首已懸之許昌矣。吾故曰蘇子不曉理勢也 。昭烈 之入蜀,劉璋逆之,欲破張魯,孔明不在行也,其 即 會而 欲掩劉 璋者,龐統、法正 也,而昭 烈不忍也。既劉璋微覺之,而不給軍食,所至以兵守關隘,昭烈 欲歸荊州,而跋尾之不能,且立槁矣。劉璋焉子也,焉不卹宗室 之 阽 危 而 據 險 自 固 , 朝 貢 俱 廢 , 又 擅 造 郊 祀 、 乘 輿 法 物 , 非 叛 臣 而 何 ?璋之 立,未請命也,曹氏之拜官,曹氏與國而已,義以 討之,夫誰曰不宜!吾故 曰蘇子不讀書,又不考其時事。吾故曰: 「蘇子一妄庸人囈語 也(9)。」 (9) 明王世貞:《 讀 書 後 書 蘇 子 瞻 諸 葛 亮 論 後 》 卷 二 ( 四 庫 全 書 , 集 部 , 別 集 類 ) 另清 代 儲 欣 評〈 諸 葛 亮 論 〉亦 言 :「 孔 明 隆 中 數 語 , 足 概 平 生 。 曹 操 不 可 與 爭 , 孫 權 可 試探蘇軾〈諸葛亮論〉、〈樂毅論〉的「隱含作者」 277 此文譏嘲蘇軾相當刺骨,但細觀蘇軾〈諸葛亮論〉,蘇軾並非一味指責諸葛亮之不義。受縱橫家影響,蘇軾亦精於通權達變,只是認為諸葛亮不該仁義詐力雜用,以致功敗垂成,三國紛亂之際,要分辨 義 與 不 義 並 非 易 事 。 忠 君 與 仁 義 的 價 值 標 準 向 來 受 到 質 疑 與 考驗,畢竟蘇軾能用自己觀點找出諸葛亮失敗原因,且言之成理,誠屬難得。 又有對蘇軾此文不滿的其他意見,如清代全祖望在評〈諸葛孔明入蜀論〉言: 眉山蘇軾曰: 「孔明棄荊州而入蜀,吾知其無能為。 」子全子曰: 「謬哉 ,蘇軾之言也。荊州之為江左重也,誰不 知之?雖然,由西北以取東南,則荊州為要,得荊州而江南不可保。由東南以取西北,則荊州非其地也(10)。」 蘇軾評諸葛亮之敗,主要是因為「仁義詐力雜用」,而議蘇軾此論為非者,多挑剔蘇軾之舉例,而非挑剔蘇軾之論斷。蘇軾具有相當智慧,觀其〈樂毅論〉和此〈諸葛亮論〉,可知蘇軾或許有一主觀之概念--「治天下以仁義,取天下以詐力」 ,所以他說「取之以仁義,守之以仁義者,周也。」但在〈論武王〉所以實際上或許贊成「取之以詐力」,雖「取之以詐力」較「取之以仁義」為劣,但當視己身之德養條件為何。「取之以詐力,守之以詐力,秦也。」所以秦取六國,而國祚不過十餘年,其深義為「守之以仁義」為是。〈樂毅論〉正是非樂毅取齊二城以仁義:「然樂毅以百倍之眾,數歲而不能下兩城者,非其智力不足,蓋欲以仁義服齊之民,故不忍急攻而至於此也。」「兵不厭詐」,在兩國交戰之時,鬥的是戰略,重視的是結果,人心不古,要以仁義在戰場上(11)中以武王克殷非聖人, 與 為 援 而 不 可 與 敵 , 天 下 之 大 , 所 餘 幾 何 ? 惟 跨 有 荊 、 益 , 保 其 巖 阻 , 撫 和 戎 越 ,修 好 江 東 , 則 霸 業 可 就 。 夫 孔 明 豈 不 欲 按 天 下 之 輿 圖 , 復 高 、 光 之 文 軌 哉 ? 亦 限 於勢 而 已 矣。坡 公 千 古 通 儒,而 責 備 孔 明 處,似 乎 迂 闊。」(《 東 坡 先 生 全 集 錄 》卷 二 )( 莊 嚴 文 化 出 版 公 司 , 民 86) (10) 清全祖望:《鮚埼亭集》外編卷三十七,轉引自四川大學中文系唐宋文學研究室編:《蘇軾資料彙編》(中華書局,1994)上編三,頁 1254 (11) 《蘇軾文集》卷五 278 屏東師院學報 第二十二期 獲勝,不是一件簡單的事。蘇軾亦是儒家信徒,他並非不重仁義,而是重視施行時機。施行仁義,需要長久時間,藥效緩,收效慢,雖可持久,但不利於攻取之際,尤其在樂毅當時的條件之下。蘇軾在〈樂毅論〉也提及:「夫以齊人苦湣王之暴,樂毅苟退而休兵,治其政令,寬其賦役,反其田里,安其老幼,使齊人無復鬥志,則田單者獨誰與戰哉!」歷史不能重來,樂毅當時如有寬緩的時間施行仁義,善用蘇軾此策,就不至於進退失據,說不定就能改寫歷史。 蘇軾深受縱橫家影響,所以較一般文人重智謀,知權變,而諸葛亮之敗,千古惋惜。其失敗原因,一般人歸之曰天命,這是消極的判斷,蘇軾指出是「仁義詐力雜用」,是相當值得深思的論調。觀諸葛亮「鞠躬盡瘁,死而後已」,誰不曰諸葛亮為忠義之人?但觀其縱橫沙場,又不得不服其機智權變?樂毅一舉攻下齊國七十城池,在《三國演義》,作者甚至讓諸葛亮自比於樂毅、管仲,可見在《三國演義》文本中的諸葛亮心中,行兵打仗的英雄非樂毅莫屬,但樂毅終究功敗垂成,因之在〈諸葛亮論〉、〈樂毅論〉蘇軾此論斷,實是出之有因,或甚可說是言之成理,一語中的。 肆、〈諸葛亮論〉、〈樂毅論〉中的隱含作者 史論散文所議論的歷史事件或歷史人物,是相當具有故事性的,但因為是大家熟悉的歷史人物或事件,讀者已有既定形象、既定的故事情節於心中,所以在文章中不用對故事始末多加描述,因之史論散文雖非敘述作品,少了敘述作品的一大重要條件故事,但卻可說其實是自動省略故事這一部份,如將敘述作品範圍擴大,史論散文或可包含在廣義的敘述作品中探析史論散文,至少,從〈諸葛亮論〉、〈樂毅論〉中,我們可以找(12)。所以也許可以運用一些敘事學的觀點來 (12) 王靖宇:《中國早期敘事文論集》(中央研究院中國文哲研究所籌備處,民 88),頁 23 提及:「如果我們給敘事作品下一個最寬泛的定義:由故事和故事講述者所構成的文學,那麼,中國古代文學無疑包含各種各樣的敘事形式。不僅古代神話、傳說和歷史著作等形式明顯屬於敘事作品,許多漢代以前的哲學著作例如《孟子》也可被當作關於某個哲學家的所做、所說、所想的『故事』來讀。」依此推論,史論散文或應也可當作敘事作品。 試探蘇軾〈諸葛亮論〉、〈樂毅論〉的「隱含作者」 279 出其中的隱含作者形象,並審思這樣的形象給予讀者什麼樣的文學感染力。以下先就文本的整體設計,分析文章中的隱含作者形象。 一、〈諸葛亮論〉、〈樂毅論〉的隱含作者形象書寫策略 在正史、野史中,諸葛亮一向以仁義治國治軍著稱,他是我國古代特為傑出的歷史人物,而且不僅是歷史人物,還是一個藝術形象;樂毅在《三國演義》文本的諸葛亮心中,也是他崇拜的英雄人物,所以這二個人物,在讀者心中可謂形象鮮明,本章節要討論的正是蘇軾如何藉這二人形象,為讀者創造一比這二人形象更高明的隱含作者形象,從〈諸葛亮論〉、〈樂毅論〉二文本中,可以看出蘇軾寫作或有一共同的策略方法。 (一)文章破題先聲奪人 此在前一章節已略論及,蘇軾在此二文中所用的破題是一層一層的推論,其論述似是不容辯駁的真理,先給讀者一深刻印象諸葛亮、樂毅就是不懂此真理,所以導致失敗,這其中所顯示的深沈含意也就是隱含作者比諸葛亮、樂毅更為高明,在文章一開始就已經讀者開闊了隱含作者高明形象的空間。 (二)引用其他歷史人物,用其他歷史人物形象加強隱含作者形象更高明的地位 能在巨大的歷史洪流中留下事蹟及姓名,本身就是傑出人物,就有一特定形象於讀者心中。在《諸葛亮論》中,蘇軾提及:「此有可間之勢,不過捐數十萬金,使其大臣骨肉內自相殘,然後舉兵而伐之,此高祖所以滅項籍也。」高祖滅項籍是成功者的形象,能指出此一形象,顯出比諸葛亮更為成功的一面。文中又說:「故夫敵有可間之勢而不間者,湯、武行之為大義,非湯、武而行之為失機。此仁人君子之大患也。」此則很明顯道出諸葛亮不及湯、武,用湯、武形象來貶低諸葛亮之形象地位。 《樂毅論》則提及:「昔者徐偃王、宋襄公嘗行仁義矣,然終以亡其身、喪其國者,何哉?」此是告訴讀者,樂毅臨陣行仁義之 280 屏東師院學報 第二十二期 不智,有如徐偃王、宋襄公;又舉范蠡、留侯和樂毅相比:「范蠡、留侯雖非湯、武之佐,然亦可謂剛毅勇敢,卓然不惑,而能有所必為者也。觀吳王困於姑蘇之上,而求哀請命於句踐,句踐欲赦之,彼范蠡者獨以為不可,援桴進兵,卒刎其頸。項籍之解而東,高帝亦欲罷兵歸國,留侯諫曰:『此天亡也,急擊勿失。』此二人者,以為區區之仁義,不足以易吾之大計也。」則在此樂毅之英雄形象是比不上范蠡、留侯的,而能以此二人為例,則將「一切操之在我」的隱含作者形象塑造於讀者心中。 (三)指出諸葛亮、樂毅之非,用實例加強說明 如〈諸葛亮論〉中直指:「仁義詐力雜用以取天下者,此孔明之所以失也。」又說:「孔明遷劉璋,既以失天下義士之望,乃始治兵振旅,為仁義之師,東嚮長驅,而欲天下響應,蓋亦難矣。」蘇軾非常具體而嚴厲的指出諸葛亮的錯誤。而在〈樂毅論〉中,蘇軾提及:「嗟夫!樂毅戰國之雄,未知大道,而竊嘗聞之,亦足以亡其身而已矣!」又說樂毅:「奈何以百萬之師,相持而不決,此固所以使齊人得徐而為之謀也。」指責別人者,其形象地位就是定位在被指責者之上,〈諸葛亮論〉、〈樂毅論〉這樣的寫法,隱含作者形象當然凌駕於諸葛亮、樂毅之上了。 (四)獻計,表示隱含作者能力在諸葛亮、樂毅之上 如〈諸葛亮論〉提及:「曹操既死,子丕代立,當此之時,可以計破也。何者?操之臨終,召丕而屬之植,未嘗不以譚、尚為戒也。而丕與植,終於相殘如此。此其父子兄弟且為寇讎,而況能以得天下英雄之心哉!此有可間之勢,不過捐數十萬金,使其大臣骨肉內自相殘,然後舉兵而伐之,此高祖所以滅項籍也。」〈樂毅論〉提及:「夫以齊人苦湣王之暴,樂毅苟退而休兵,治其政令,寬其賦役,反其田里,安其老幼,使齊人無復鬥志,則田單者獨誰與戰哉!」這是一策,蘇軾又說:「當戰國時,兵彊相吞者,豈獨在我,以燕、齊之眾壓其城,而急攻之,可滅此而後食,其誰曰不可。」蘇軾所設計之計策皆是針對諸葛亮、樂毅之失敗事跡而發,隱隱在 試探蘇軾〈諸葛亮論〉、〈樂毅論〉的「隱含作者」 281 告訴讀者,隱含作者能力比諸葛亮、樂毅高強,讀者也自然而然接受這樣的隱含讀者形象了。 (五)用修辭技巧貶低諸葛亮、樂毅形象地位 如說諸葛亮:「其後劉璋以好逆之至蜀,不數月,扼其吭,拊其背,而奪之國。此其與曹操異者幾希矣。」在此修辭下的諸葛亮,呈現給讀者的是一兇殘狠毒的形象,而且無異於歷史形象負面居多的曹操。又說:「孔明既不能全其信義,以服天下之心,又不能奮其智謀,以絕曹氏之手足,宜其屢戰而屢卻哉!」如此形容下的孔明,哪是一代羽扇綸巾的睿智軍師,只是屢戰屢敗的敗軍之將!蘇軾對諸葛亮的敬意還比對樂毅為高,他稱樂毅為「樂生」:「論者以為燕惠王不肖,用反間,以騎劫代將,卒走樂生。」或許稱「樂生」並無不敬之意,但卻也看不出對這一代大將有何尊敬之處。又言:「欲王則王,不王則審所處,無使兩失焉而為天下笑也。」這話如樂毅有靈,只怕會抬不起頭來!「為天下笑」實在說得太不客氣了! 舉證歷歷,旨在說明蘇軾在議論諸葛亮、樂毅時,是把自己擺在較高的地位來評斷他們兩人的,如此一來,讀者所察覺到,並隨文章設計而自我建立的隱含作者形象,也無疑在諸葛亮、樂毅的形象之上。 本報告之所以選用蘇軾這兩篇文章來審思文本中的隱含作者,正是因為這二文本所議論的人物形象鮮明,樂毅是諸葛亮崇拜的人物,諸葛亮又是大家認同讚賞的歷史人物,而這二文本在隱含作者的塑造上可說使用了相似的書寫策略,值得探析。〈諸葛亮論〉、〈樂毅論〉中的隱含作者雖是同一作者創作,但應該是有差別的,雖然差別可能不大,因為畢竟是散文,差別的可能是因為所評論的人物不同而有所差別,但主題觀點應是一致。 綜上可言,〈諸葛亮論〉、〈樂毅論〉可說是蘇軾重新塑造一個諸葛亮、樂毅的文本形象,此文本形象在相當程度上打破了諸葛亮、樂毅在歷史上的既定形象,而蘇軾也藉此二文本讓讀者塑造了一個更高於諸葛亮、樂毅的隱含作者形象。議論歷史人物時,事實上也就是將作者自己放入一戲劇情境中,作者以「如果我是諸葛亮、樂毅時, 282 屏東師院學報 第二十二期 當能不犯同樣錯誤而能成功」的心態寫作史論散文。應用各種書寫策略,而得讀者共鳴與認同。 但需指出的是〈諸葛亮論〉中,確有舉例失當之處,前人已有批斷,自不待言。明代唐順之評〈諸葛亮論〉: 行文 好,而以間疏丕、植為謀,終似畫餅(13)。 蘇軾認為可以用金錢離間曹丕、曹植,代為籌未行之策,究竟有無用處難以論定。蘇軾此文雖佳,但確有可議之處。 二、〈諸葛亮論〉、〈樂毅論〉中隱含作者之作用 胡平在《敘事文學感染力研究》中說: 一 類 作 品 中 強 力 度 情 感 符 號 直 接 在 於 主 題 表 現 這 類 主 題 仍 須 訴 諸 形象,但最終效果主要是形象實現了主題的情感潛力(14)。 散文作品的立意,也可說是主題思想,是散文能否精彩的重要關鍵。立意,是文章的中心思想,所謂文章之道「述志為本」,必須「以意為主」。元代王構《修辭鑑衡》說:「意深義高,雖文詞平易,自是奇作一般也稱「主題」、「主旨」或「中心思想」。清代王夫之《薑齋詩話》:「意猶帥也,無帥之兵,謂之烏合思想,是文章最重要的部分,尤其以史論散文而言,要對歷史早有論定的事件、人物重新有一番議論見解,非有出人意表的立意不可。宋代范溫〈潛溪詩眼〉言: (15)。」「立意」指的是作者的觀點態度和寫作意圖。現在(16)。」一篇文章的中心老坡 作文,工于命意,必超然獨立於眾人之上(17)。 蘇軾為文,確實相當了解立意的重要。宋代葛立方有記: (13) 明茅坤:《唐宋八大家文鈔》卷十四(四庫全書,集部,總集類) (14) 胡平:《敘事文學感染力研究》(百花文藝出版社,1995 年),頁 87 (15) 元代王構:《修辭鑑衡》卷一(商務印書館,民 54) (16) 清代王夫之:《薑齋詩話》(民國五年上海文明書局排印本,館藏地:台大圖書館) (17) 轉引自元代王構:《修辭鑑衡》卷二(商務印書館,民 54) 試探蘇軾〈諸葛亮論〉、〈樂毅論〉的「隱含作者」 283 坡嘗誨以作 文之法曰: 「儋州雖數 百家之聚,州人之 所須,取之市而足,然不可徒得也,必有一物以攝之,然後為己用。所謂一物者,錢是也。作文亦然。天下之事,散在經史子中,不可徒使,必得一物以攝之,然後為己用。所為 一 物者,意 是 也。不 得錢,不可 以 取物 ;不得 意,不 可 以 用 事 。(18)。」 此作文之要也宋代蘇籀亦有記: 先生 (蘇軾)嘗謂劉景文與先子曰: 「某生平無快意事,惟作文章,意之所到,則筆力曲折無不盡意,自謂世間樂事,無逾此者(19)。」 由上所記,可見蘇軾認為寫作文章最重要的關鍵正是「立意」。且將此點放於〈諸葛亮論〉、〈樂毅論〉中討論,蘇軾在這二篇散文能提出出人意外的高超觀點,或是這二篇文章成功的主因,但再細加審思,為何在這二篇文章中立意高超會使讀者覺得文章精彩,是不是就是因為蘇軾在這二篇文章中的整體設計給予讀者一高明的隱含作者形象?讀者從文本中取得的隱含作者形象是作者寫作最重要的效果之一(20)。如前所提,諸葛亮、樂毅是歷史上出色有才華的歷史人物,如果文章中的隱含作者可以提出令讀者佩服的對他們失敗原因的高超見解,應該會讓讀者隱隱認為文章中的隱含作者比諸葛亮、樂毅還要高明,批評者往往被認為其地位是超出於被批評者的,所以在此文章中,隱含讀者的形象可說是在諸葛亮、樂毅的歷史形象之上的。讀者在接受這樣的隱含作者形象之後,有可能也將此形象轉化為自己的形象意識,因而形成這兩篇散文作品的文學吸引力,也形成了文章美感意涵,畢竟從高明的歷史評論中,增長自己見識,是讀者閱讀史論散文的重要需求。讀者由「我接受」、「我認同」而增長見識,形成自我能力。 (18) 宋葛立方:《韻語陽秋》卷三(四庫全書,集部,詩文評類) (19) 轉引自宋何薳撰:《春渚紀聞》卷六(四庫全書,子部,雜說類,雜說之屬) (20) 美WC80 提到: 「不管我們把這個隱含的作者稱為”正式的書記員”,還是採用最近由凱瑟琳蒂洛森所復活的術 布斯著,華明、胡曉蘇、周憲 譯:《小說修辭學》(北京大學出版社,未著出版年),頁語作者的”第二自我”但很清楚,讀者在這個人物身上取得的畫像是作者最重要的效果之一。不管他如何試圖非人格化,他的讀者必然將構成以這種方式寫作的正式書記員畫像正式書記員當然絕不可能對所有價值都抱中立態度。我們對他的各種秘密的或公開的信奉的反應,將有助於決定我們對作品的反應。」所以隱含作者的形象在相當程度上決定了讀者對作品的反應。 284 屏東師院學報 第二十二期 或許我們正可以作這樣的推斷。用下表可以再更加說明清楚這樣的形象關係: 歷史既定的諸葛亮、樂毅形象 作者建立塑造〈諸葛亮論〉、〈樂毅論〉文本形象 隱含作者批評諸葛亮、樂毅,建立一比此二人更高明形象 讀者閱讀文本,接受且塑造隱含作者形象 讀者轉換自我形象讀者欣賞〈諸葛亮論〉、〈樂毅論〉 伍、〈諸葛亮論〉、〈樂毅論〉的作者/隱含作者 從上述〈諸葛亮論〉、〈樂毅論〉中的隱含作者的討論中,我們或許可以和這二個文本的真實作者蘇軾做一比對。但實際上,這一比對只是假設性的比對,蘇軾是宋朝人,並不是現代人,我們對蘇軾的瞭解,也是由文本獲得:或是其他作者所記述的文本中瞭解蘇軾其人,或是由蘇軾創作的其他文本所讓我們瞭解的蘇軾,這些並非是十分完整真實的「真實作者」。但遺憾的是,我們也只能由這樣拼湊而成的真實作者和〈諸葛亮論〉、〈樂毅論〉中的隱含作者做一比對。 文本中的真實作者和隱含作者的比對,可能的結果或許只是二者接近程度的差異,真實作者和隱含作者愈接近的話,愈是符合中國文學對「文如其人」的說法;真實作者和隱含作者所呈現的完全相反,也是相當可能的,中國文學史上不乏這樣的例子。史論散文的敘述可說「自我意識的敘述」,是可靠的敘述,或許是作者的昇華,但作者和隱含作者二者之間可能是相當接近的。 如果作民意調查,蘇軾一定列於大家喜愛欣賞的中國文學家之一,不只是因為他留下的精彩文學作品,也是因為他在大家心中鮮明的作者形象。蘇軾是愛民惠民的,在他早年出仕鳳翔判官和杭州通判 試探蘇軾〈諸葛亮論〉、〈樂毅論〉的「隱含作者」 285 任上,即為人民作了許多好事。正如《欒城集墓志銘》所提到的:「公于其間,常因法以便民,民賴以少安立了一種積極進取的人生榜樣和高尚的精神品質,留給我們的是一偉大的人格形象。正如王國維所說:「三代以下詩人,無過屈子、淵明、子美、子瞻者。此四子者,若無文學之天才,其人格亦自足千古,故無高尚偉大之人格,而有高尚偉大之文章者,殆未之有也更可說明蘇軾本身真實作者的形象已是相當傑出偉大,深印讀者心中,而蘇軾所創造的隱含作者應是比蘇軾本身更偉大崇高的形象。胡亞敏提及:「這個自我(指隱含作者)通常比真實的人更文雅,更明智,更聰慧,更富有情感的形象,可能比真實作者更為傑出高明,但或許可再深思的是,同一作者不同文本,而這些文本如果論述的主角人物是相同的,那這些文本之間的隱含作者對所議論的相同人物之價值判斷或觀感,有沒有評價不一的可能? 一般人讀諸葛亮〈出師表〉,莫不為其「鞠躬盡瘁,死而後已」的精神所感動,因而認同孔明的忠心耿耿,也繼而認為孔明是仁義的象徵;但另一方面,又認為諸葛亮計謀百出,有神機妙算之能,和一心為國卻無能為力的忠臣不同。唯獨蘇軾,敢論孔明因用詐力而失天下,蘇軾的眼光的確與眾不同,推陳出新。雖是如此,卻不代表蘇軾對孔明有所輕蔑之心,元代劉壎有言: (21)。」蘇軾可說是給後人豎(22)。」由此(23)」這或許正是最佳的說明。所以隱含作者東坡先生題〈三國名臣贊〉曰: 「西漢之士多智謀,薄於名義 ;東漢之士尚風 節 , 短 於 權 略 ;兼 之 者 , 三 國 名 臣 惟 蜀 孔 明 , 巍 然 王 者 之 佐 , 未 易 以 世論。」坡翁此論甚偉。看來武侯相業, 大綱常嚴。蓋其學出於申韓,故其政刻深。識者每謂孔明以一隅之蜀抗天下,若不更以 法治,使宮府一體 ,豪貴斂手,則國內先亂,何以自立栽! 自古雖衰亂之國皆可為,惟無法之 (21) 宋蘇轍撰,陳宏天、高秀芳點校: 《蘇轍集》 第三冊 《欒城後集》 卷二十二 (北京:中華書局,民 1999) ,頁 1117 (22) 王國維: 《文學小言六》轉引自熊朝東: 〈試論東坡精神及其成因〉 , 《中國第十屆蘇軾研討會論文集,齊魯書社,1999》,頁 103 (23) 胡亞敏:《敘事學》(華中師範大學出版社,1994),頁 38 286 屏東師院學報 第二十二期 國不 可為,孔明益有特見。若其將略,則似以攻為守者(24)。 從其史評〈三國名臣贊〉(即《蘇軾文集》卷六十五之〈三國名臣〉)可觀蘇軾對諸葛亮景仰之情,認為諸葛亮兼具風節、智謀,評價極高,蘇軾曾寫〈八陣磧〉一詩孔明之不凡,一方面惋惜其志業之未成,此詩寫出孔明是富有理想者,非欲徒爭雄於天下而已。另外,蘇軾還有〈隆中〉一詩是讚頌孔明的。蘇軾是蜀人,諸葛孔明嘉惠蜀人最多,因之蘇軾對孔明不免有特別深刻的感受,而充溢崇仰惋惜之情毅的其他著作較少,較難以比較在蘇軾心中樂毅到底是何評價,但在上述討論中,我們可以發現,在〈諸葛亮論〉中的隱含作者是和蘇軾其他文本的隱含作者對諸葛亮是有很不一樣的評價的。或許,這是史論散文為求有高超立意而獨有的特點。 (25),從八陣磧即景生情,一方面讚頌(26),也(27)。蘇軾提及樂陸、結語 文學研究者雖然力圖以客觀的理論方法研究解讀文學作品,但事實上很難做到絕對的客觀,不同的文學研究者即使用相同的理論方法也可能得到不同的研究成果,本報告希冀做到的,是想用「隱含作者」這一概念找出〈諸葛亮論〉、〈樂毅論〉這兩篇文章其文學感染力所 (24) 元劉壎:《隱居通議》卷二十五(四庫全書,子部,雜說類,雜說之屬) (25) 〈八陣磧〉:「平沙何茫茫,仿佛見石蕝。縱橫滿江上,歲歲沙水齧。孔明死已久,誰復辨行列。神兵非學到,自古不留訣。至人已心悟,後世徒妄說。自從漢道衰,蜂起盡姦傑。英雄不相下,禍難久連結。驅民市無煙,戰野江流血。萬人賭一擲,殺盡如沃雪。不為久遠計,草草無常法。孔明最後起,意欲掃群孽。崎嶇事節制,隱忍久不決。志大遂成迂,歲月去如瞥。六師紛未整,一旦英氣折。惟餘八陣圖,千古壯夔峽。」(孔凡禮點校:《蘇軾詩集》卷一)(中華書局,1982) (26) 〈隆中〉:「諸葛來西國,千年愛未衰。今朝游故里,蜀客不勝悲。誰言襄陽野,生此萬乘師。山中有遺貌,矯矯龍之姿。龍蟠山水秀,龍去淵潭移。空餘蜿蜒跡,使我寒涕垂。」(孔凡禮點校:《蘇軾詩集》卷二) (中華書局,1982) (27) 另蘇軾關於孔明還有一詩-〈是日至下馬磧,憩於北山僧舍。有閣曰懷賢,南直斜谷,西臨五丈原,諸葛孔明所從出師也〉:「南望斜谷口,三山如犬牙。西望五丈原,鬱屈如長蛇。有懷諸葛公,萬騎出漢巴。吏士寂如水,蕭蕭聞馬木過。公才與曹丕,豈止十倍加。顧瞻三輔間,勢若風捲沙。一朝長星墜,竟使蜀婦髽。山僧豈知此,一室老煙霞。往事逐雲散,故山依渭斜。客來空弔古,清淚落悲笳。」(孔凡禮點校:《蘇軾詩集》卷四) (中華書局,1982) 試探蘇軾〈諸葛亮論〉、〈樂毅論〉的「隱含作者」 287 在。〈諸葛亮論〉、〈樂毅論〉的文章美感,當然不只是隱含作者形象的塑造成功而已,本報告只是希望用一不同的研究角度,也可以為散文作品研究找出一新的方向,這樣的嘗試或許不算成功,甚或有莫大的改進空間,但確實是有努力及研究的必要,亦或許這樣的嘗試,希望能為將來此一方面的研究方向作一新的開創。 288 屏東師院學報 第二十二期 附錄一 蘇軾〈諸葛亮論〉 取之以仁義,守之以仁義者,周也。取之以詐力,守之以詐力者,秦也。以秦之所以取取之,以周之所以守守之者,漢也。仁義詐力雜用以取天下者,此孔明之所以失也。 曹操因衰乗危,得逞其姦,孔明恥之,欲信大義於天下。當此時,曹公威震四海,東據許、兖,南牧荆、豫,孔明之恃以勝之者,獨以其區區之忠信,有以激天下之心耳。夫天下廉隅節槩慷慨死義之士,固非心服曹氏也,特以威刼而強臣之,聞孔明之風,冝其千里之外有響應者,如此則雖無措足之地,曹云金春晚而天下固爲之用矣。且夫殺一不義而得天下,有所不爲,而後天下忠臣義士樂爲之死。劉表之喪,先主在荆州,孔明欲襲殺其孤,先主不忍也。其後劉璋以好逆之至蜀,不数月,扼其吭,拊其背,而奪之國。此其與曹操異者幾希矣。曹、劉之不敵,天下之所共知也。言兵不若曹操之多,言地不若曹操之廣,言戰不若曹操之能,而有以一勝之者。區區之忠信也。孔明遷劉璋,旣巳失天下義士之望,乃始治兵振旅,爲仁義之師,東嚮長驅,而欲天下響應,蓋亦難矣。 曹操旣死,子丕代立,當此之時,可以計破也。何者?操之臨終,召丕而属之植,未甞不以譚、尚爲戒也。而丕與植,終於相殘如此。其父子兄弟且爲冦讎,而况能得天下英雄之心哉!此有可間之勢,不過捐数十萬金,使其大臣骨肉内自相殘,然後舉兵而伐之,此髙祖所以滅項籍也。孔明旣不能全其信義,以服天下之心,又不能奮其智謀,以絶曹氏之手足,冝其屡戰而屡敗哉! 故夫敵有可間之勢而不間者,湯、武行之爲大義,非湯、武而行之爲失機。此仁人君子之大患也。吕温以爲孔明承桓、靈之後,不可強民以思漢,欲其播告天下之民,且曰「曹氏利汝吾事之,害汝吾誅之」。不知蜀之與魏,果有以大過之乎!苟無以大過之,而又決不能事魏,則天下安肯以空言竦動哉?嗚呼!此書生之論,可言而不可用也。 試探蘇軾〈諸葛亮論〉、〈樂毅論〉的「隱含作者」 289 附錄二 蘇軾〈樂毅論〉 自知其可以王而王者,三王也。自知其不可以王而霸者,五霸也。或者之論曰:「圖王不成,其弊猶可以霸。」嗚呼!使齊桓、晋文而行湯、武之事,將求亡之不暇,雖欲霸,可得乎? 夫王道者,不可小用也。大用則王,小用則亡。昔者徐偃王、宋襄公嘗行仁義矣,然終以亡其身、喪其國者,何哉?其所施者,未足以充其所求也。故夫有可以得天下之道,而無取天下之心,乃可以言王矣。范蠡、留侯,雖非湯、武之佐,然可謂剛毅果敢,卓然不惑,而能有所必爲者也。觀呉王困於姑蘇之上,而求哀請命於勾踐,勾踐欲赦之,彼范蠡者獨以爲不可,援桴進兵,卒刎其剄。項籍之解而東,髙帝亦欲罷兵歸國,留侯諌曰:「此天亡也,急擊勿失。」此二人者,以爲區區之仁義,不足以易吾之大計也。 嗟夫!樂毅戰國之雄,未知大道,而竊嘗聞之,則足以亡其身而巳矣。論者以爲燕惠王不肖,用反間,以騎劫代將,卒走樂生。此其所以無成者,岀於不幸,而非用兵之罪。然當時使昭王尚在,反間不得行,樂毅終亦必敗。何者?燕之并齊,非秦、楚、三晋之利。今以百萬之師,攻两城之殘冦,而数嵗不決,師老於外,此必有乗其虚者矣。諸侯乗之於内,齊擊之於外。當此時,雖太公、穣苴不能無敗。然樂毅以百倍之衆,數嵗而不能下两城者,非其智力不足,蓋欲以仁義服齊之民,故不忍急攻而至於此也。夫以齊人苦湣王之強暴,樂毅苟退而休兵,治其政令,寛其賦役,反其田里,安其老幼,使齊人無復鬥志,則田單者獨與誰戰哉!奈何以百萬之師,相持而不決,此固所以使齊人得徐而爲之謀也。 當戰國時,兵強相吞者,豈獨在我,以燕、齊之衆壓其城,而急攻之,可以滅此而後食,其誰曰不可。嗚呼!欲王則王,不王則審所處,無使两失焉而爲天下笑也。 290 屏東師院學報 第二十二期 參考文獻 (宋)蘇軾撰/孔凡禮點校(1992)。徐岱(1992)。胡亞敏(1994)。四川大學中文系唐宋文學研究室編(1994)。胡平(1995)。李道英(1997)。(清)儲欣輯(1997)。化出版公司。 王靖宇(1999)。備處。 美WC布斯著,華明、胡曉蘇、周憲 譯(未著出版年)。,北京大學出版社。 謝敏玲(2000)。 ,中華書局。 ,中國社會科學出版社。 ,華中師範大學出版社。 ,中華書局。 ,百花文藝出版社。 ,北京師範大學。 ,莊嚴文,中央研究院中國文哲研究所籌,高雄師大碩論。

  2017年暨南大学管理学院312心理学专业基础综合之发展心理学考研仿线年武汉科技大学文法与经济学院836经济学综合之政治经济学教程考研冲刺密押题

  2017年华侨大学文学院(泉州校区)814中国现当代文学史之中国当代文学史考研导师圈点必考题汇编

  2017年华中师范大学教育信息技术学院729教育技术学与教学设计考研强化模拟题

  2017年西北民族大学音乐学院717中外音乐史二[专业硕士]之中国近现代音乐史考研仿线年福建农林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829毛中特考研仿真模拟题

Tags: 曹云金春晚 

本栏推荐

标签云

站点信息

  • 文章统计4026篇文章
  • 标签管理标签云
  • 微信公众号:扫描二维码,关注我们